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木纹龙魄原型体第五百八十四章幻想乡遇故人

发布时间:2020-09-17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1

龙魄原型体 第五百八十四章 幻想乡遇故人

“......雷索”在盖洛特第一时间看清楚这名酒客的脸庞之后,他低声喊了出来,语气难得有一丝惊讶的意味,“你怎么也来到这个地方”

“这个问题应该是由我来问才对,盖洛特。”光头酒客,也就是盖洛特嘴中称呼的雷索低声地说道,摘下了兜帽的他露出了一颗大光头来,上面除了眉毛与下巴附近略微冒头的胡茬之外就没有任何毛的存在了,而且也有一双跟盖洛特完全相同的金黄色猫瞳,“你也是才刚刚误入到这里并不久吗白狼”

雷索,又称古雷特的雷索,他是蝮蛇学派狩魔猎人中仅有的几位大师之一,跟身为狼学派狩魔猎人的盖洛特之间关系相当于亦敌亦友,不过总的来说“友”的部分远大于“敌”的部分;除此之外,雷索为了能够重振蝮蛇学派狩魔猎人,接受了尼弗迦德帝国皇帝恩希尔的刺杀北方诸王的委托,以便换取一片能够让狩魔猎人们繁衍生活的土地,却在后面由于得知了太多秘密的缘故而被尼弗迦德帝国皇帝恩希尔派出赏金猎人企图灭口,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雷索才利用假死的方式造就了大6上“古雷特的雷索已死”的谣言,后来还在凯尔莫罕保卫战中为盖洛特等人贡献出了一份自己的力量,并在凯尔莫罕保卫战结束后动身前往大6东部的蛮荒之地,就此不知所踪。

盖洛特原以为没有什么极其巧合的意外的话,很可能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见不到这名跟他有着太过共同事情经历的蝮蛇学派狩魔猎人了,毕竟即便是同一学派的狩魔猎人们,彼此之间都是独来独往,很少会遇到结伴而行的狩魔猎人,更何况还是不同学派的狩魔猎人哪怕是拥有稳定根据地的狼学派狩魔猎人们,盖洛特与其他两名目前仅存的狼派狩魔猎人以前也只有在每年冬天来临的时候才会在这座破旧不堪的城堡里重聚在一起,一边喝着烈酒一边相互讲述倾听着彼此之间这一年以来的各种经历;在唯一的狼学派狩魔猎人大师维瑟米尔在凯尔莫罕保卫战中阵亡之后,盖洛特与其他两名狼派狩魔猎人也基本上属于各奔东西的情况了,或许得在彻底不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很久之后,他们才有可能按照以前的传统那样回到凯尔莫罕。

盖洛特完全没有想到已经在大6东部蛮荒之地不知所终的雷索居然也会出现在这里,这让他自内心地感到震惊与好奇,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来到这里的

“没有,我已经来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就在我离开了陶森特去百草园的路上生的。”盖洛特摇了摇头,一片腿在雷索对面的长凳上坐了下来,并小心别让自己背上背着的两把双手剑与滑轮钢弩误碰到身后不远处坐着的显得束手无策。如果飞信一开始就免费其他酒客了,“本来我还在一片森林里过夜,结果半夜的时候我潜意识里感觉似乎周围的环境有些不对劲儿就醒了过来,现周围的环境彻底变了一个样儿,紧接着就是孽鬼群的围攻......经过了一两天的跋涉之后我这才现,我已经误打误撞进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之中,有太多的地方与情况开始乎了我的理解范围......不过还好,这个在名叫做幻想乡的世界内唯一的人类城镇内几乎所有的人类居民并不会对狩魔猎人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恰恰相反,他们在明白了狩魔猎人是什么之后反而尊重有加,再加上这里也有不少勉强能让狩魔猎人赚到钱的委托与工作,所以我这段时间以来还能在这里生活,并且去订做一些新的武器与铠甲。”

“看出来了,你背后的钢剑与银剑虽说样式跟以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但似乎质量方面上要更好了。”雷索回答道,然后将自己身上依旧披着的黑色兜帽披风用左手脱了下来甩在一边放好,穿戴着短袖皮甲的胸前有着一个狩魔猎人徽章,只不过跟盖洛特胸前的狼头徽章不同,雷索的是一个蝮蛇徽章,表明他是一名来自于蝮蛇学派的狩魔猎人,“我是昨天下午的时候才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古怪的地方了,并在今天上午才得以进入到了这个城镇之中,多亏了东边森林里到处都是的马蹄印。”

“嗯哼你是追踪那些条顿骑兵们的战马马蹄印而找到这里来的吗我是很快就被那些古怪的条顿骑兵们现并被引路引到这里来的。”盖洛特微微抬了抬眉头,然后叫过一名刚巧路过的侍女:“六杯麦芽酒,两份烤猪排配洋葱,以及两份白面包,尽快。”

“好的,客人。”被盖洛特叫到的侍女听到他的话后赶紧点了点头,然后一甩脑后的小花辨继续向着柜台小跑过去,向着酒馆老板报上需要上多少杯什么酒类饮料以及什么样的饭菜,还有是哪几桌的客人点了它们。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雷索,当初凯尔莫罕保卫战结束后,你跟我说你打算去东方的蛮荒之地,怎么会来到这里了而且还是在我不知道怎么进入到这里有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来的”等到点好麦芽酒与饭菜之后,盖洛特这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在了雷索的身上,他非常奇怪这个跟他有太多纠葛的蝮蛇派狩魔猎人大师怎么也会误入到这个古怪的世界之中的,“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进入到这个世界的吗我似乎是在睡梦中就因为某种不明原因而进入到这个世界之中的,而你似乎并不一样......听你的语气,你是在清醒的状态下来到这里的,不是吗雷索”

“你的分析能力就跟你的追踪能力一样显著,盖洛特。”雷索说话时的脸上跟盖洛特一样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与神态的呈现,就连语气也都是相差不多的几乎没有情绪意味,听上去就如同在讲述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其别人的故事,“大6东部的蛮荒之地一直都是人烟罕至的地方,别说人类、精灵、矮人还有其他的非人类种族了,就连在那里生活的动物与怪物都很少,所以我在前去东部蛮荒之地的时候基本上没有遇到太多的麻烦......不过,我还是失算了,我在那里开始逐渐向着荒漠展的平原上与四头突然从地底钻出来的沙尔玛遭遇了,被打得且战且退......在不断后撤的时候,我现身后的空气之中存在一个黑漆漆的裂痕,就跟画卷上被人撕了一个口子一样,大小差不多足够让我钻进去了......那时候我已经快没有多少体力挥剑或者施放法印击退那些沙尔玛了,所以我就孤注一掷进入到了那道空气之中的裂痕里,几乎是一瞬间后我就来到了这里,这个有少部分的地方熟悉却绝大多数地方特别陌生与难以理解的世界。”

“在空气之中存在的裂痕听上去有些像传送门,不过可能是天然并且不稳定的传送门,你居然直接就走了进去,也不怕它突然消失了,让你身异处,雷索。”听完雷索的讲述后盖洛特摇了摇头,他一向跟魔法与传送阵这类东西很不适应与舒服,即便他非常精通药剂学的知识与如何施放五种法印来协助自己作战也同样如此,这已经算是他身为狩魔猎人的一大特点了,“雷索,你来到这里的两天都干了些什么”

“我最开始是不断追踪着一个个散落在四周的马蹄印来确定周边环境的情况,接着就紧紧跟在一名背着圆盾与骑矛的骑兵较远处,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来到了这个被称为人间之里的城镇。”雷索说道,这个时候侍女已经把盖洛特之前所点的六杯麦芽酒以及两份烤猪排配洋葱与两份白面包整齐地放在了盖洛特与雷索共用的桌面上,“嗯......看来你这段时间在这里生活得不错啊,白狼。”

“城镇北方不远处有一个驻扎着大量军队的条顿营地,他们那里有不少被称呼为巫妖法师的巫师、法师、草药医生与术士们,一直都在用不低的价格收购各种从怪物身上分解下来的材料与草药,所以我每天都会去附近的野外与森林之中猎杀那些在这里同样有所分布的我所熟悉的各种怪物们,用它们的尸体来领取不少金钱,并且偶尔也能在城镇中心的布告墙上找到一些合适的委托。”盖洛特说完之后端起一杯麦芽酒将其一饮而尽,抹了抹嘴后继续开口说道:“雷索,你是怎么才会待在这里的我记得原来的那几种货币在这里是无法用来购买东西的,这里唯一的货币就只有这种被称呼为p币的钱币。”

说着,盖洛特从自己腰后的腰带上解下了那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其中挑出几枚不同面值与由不同贵金属打造而成的钱币递给雷索好让他看清楚。

“是用这种货币我能在这里喝酒,是正好我身上有一块金条,支付给那边的那个酒馆老板后,他直接告诉我,我付的那块金条足够我在这里大吃大喝两天了,所以我暂时就在这里落脚了。”雷索把手中这几枚钱币看清楚之后又还给了盖洛特,伴随着他的动作,他胸前呈x型绑着的两把短刀微微有些晃动,“我才刚来到这里并没有多久......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兑换货币的地方”

“城镇里有一家专门可以通过不同种类货币所含贵金属比例来兑换成等价的p币的银行,我刚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把身上那些来自于各国的货币与用不着的东西全都兑换成了这里通用的p币,才得以在这家酒馆里顺利地吃上了饭与找到了临时的住处。”盖洛特摆了摆右手,然后将雷索还回来的几枚钱币重新丢进了鼓鼓囊囊的钱袋里,揣回到腰后的腰带上系好后开始吃去自己那份烤猪排配洋葱与白面包,“你如果身上有什么原来的货币或者贵金属的话,待会儿吃完饭后我带你去那边的银行兑换成这里的通用货币,好让你也能在这里生活得比较顺利。”

“哈,前面我听到你说你是在从陶森特出打算去百草园才在中途过夜的时候来到这里的,你是不是有一段时间在陶森特那里找到了不少合适的委托与工作白狼”雷索说道,同时他也拿起了餐刀餐叉开始吃饭,粗大的手指看上去给人一种似乎并不适合做这种相对精巧的运动,而雷索这个站起来比盖洛特还要高4、企业老板做好团队建设准备了吗?上一头并且更加粗壮魁梧的壮汉居然也能够手持刀叉正确地切割烤猪排并将肉片插好送入嘴中,这种画面看上去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违和感。

“差不多,我最开始因为两名老相识陶森特公国骑士送过来的由陶森特女公爵所写的信件而去那里追踪鲍克兰的恶兽,后来经历了不少事情,以及重新遇到了一个原本已经死去了的老朋友......”说着自己之前的经历的时候,盖洛特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因此回想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经过,而使得他的内心再一次有所触动,“算了,这些事情可以等以后我找机会再详细说说......总之,那一系列的事情都彻底结束之后,陶森特女公爵除了支付给我一大批酬金之外,还有白葡萄庄园的所有权以及酿酒葡萄勋章,算是拥有了一个稳定的住处,以及一班仆人、葡萄工人与管家。”

“嗯......说实话,白狼,能够像你这样混到拥有一片小封地以及被大贵族赏识的狩魔猎人似乎并没有第二个,毕竟狩魔猎人绝不会死在自己的床上,而你则看上去有可能会打破这项铁则了,盖洛特。”雷索说道,然后暂停了自己吃东西的动作,“那你为什么在有了稳定的住处与资产之后还打算继续四处乱跑呢白狼”未完待续。8


鹰潭牛皮癣专科医院
北海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一岁宝宝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上一篇:木纹咬文嚼字啄差错

下一篇:木纹约会春天2012年最新婺源油菜花赏春情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