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装搭配

高冷阴夫第四十八章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软装搭配 点击:0

高冷阴夫(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偶然发现

看到大壮,我大吃一惊却也松了口气,赶紧跑过去说你不是在灵堂吗,怎么会在这呢?

我在等你。

虽然他的语气很古怪,但脸上的笑容却很真诚。我心想他即便是鬼,应该也不会害我,就问他接下来去哪儿。灵堂肯定是不能去了,除了大壮家,这个点我还真不知道去哪儿。

他似乎也很默契的避开灵堂的话题,说去我家吧。接着就率先朝他家的方向走去,我跟在后面心里忍不住又想起老李头,这老东西到底是人是鬼,他又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但自从他出现,一切事情都变得复杂起来。

大壮走得很快,容不得我多想,转眼间就到了他家。我自然是回到之前他分给我们的那屋里,大壮那屋灯熄灭后我赶紧给王佐打过去,想问他有没有什么发现,为什到现在还不回来。

通了,但没人接。一连打了几个都是如此,我心里更加的不安,想要出去找他,考虑到山村地形复杂,就准备喊上大壮陪我一块去。

一连敲了几下门,里面都无人应答。以为是力道过小,加大力度一敲,房门竟直接开了。

原来门是虚掩着的,并没锁。我没好意思直接闯进去,侧身冲屋里喊了几句却还是无人应答,而且我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两个人在屋里收入100多万元睡,怎么会没有半点声息发出呢?

想到这儿我也不管什么礼貌不礼貌的直接打开了灯,却发现床上空荡荡的,甚至连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可刚才大壮进门的时候我往里瞧了一眼,他媳妇儿明明睡在上面的。

难道我刚才一个没注意,这夫妻俩离家去山里找乐子啦?那为啥还把被子叠了呢?

走上前想摸一摸被子,看还有没有温度以此确定他们离开的时间,这一摸不要紧,原本蓬松柔软的被褥直接瘪了,瘪下去的地方赫然出现我的手掌印。

我擦,如来神掌?

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手掌,才发现上面已经满是灰尘。再一看才明白过来,被子上竟然有厚厚的一层灰。而且不只是被子,枕头、床单都脏的一比。

显然这里很久没人住,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仔细瞅了瞅,墙角以及灯泡上都盘着密密麻麻的蜘蛛,更坚信这里没人住。

我皱着眉头思索起来,会不会是大壮怕我害怕,才把我送回家,之后和他媳妇儿回灵堂了。可是他儿子飞飞的尸体又在哪里呢?

因为王佐说头七未过之前,有机会帮飞飞还魂。大壮夫妻就没把儿子下葬,而是留在房中。可现在这个房子里空荡荡的,他们也肯定不会把儿子的尸首扔在外面,那会在哪儿呢?

难道,是放在我那个房间?

大步跑到自己房间,开灯一看自己刚刚躺过的地方靠边上一点,躺着的无疑是飞飞!

这这

即便我刚才进屋就躺下,根本没开灯,那也不会连身边躺着个人都感觉不到。这飞飞的尸体,从哪儿飞出来的?

姐姐,我的玉佩呢?

正纳闷儿呢,飞飞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他那白乎乎的小手伸到我面前。

他竟然悄无声息的靠了过来!

飞飞,你不是已经

我惊恐的开口,说到一半却噎住了,不知道说啥才能表达我现在的尴尬。他却丝毫没在乎或者说他干脆就没听我说,继续问道:我玉佩呢?

感受到他语气的变化,我悄悄往后挪着身子,玄门入门知识强调最多的一句就是,鬼就是鬼,没有大小之分。也就是说飞飞即便是小鬼,发起狠来也让人顶不住。

果然,见我拿不出玉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眼神之中满是暴戾,狰狞的脸上嘴角不断的抽搐着。我赶紧解释说不是我不给你,是玉佩被人拿走了。

可他哪儿听得进去,伸手就朝我脖子抓来,这一招速度出奇的快,而且明显这是要我命的节奏。幸亏我心里提早就做好准备,在他动的时候就侧过身子躲过那一下。赶紧后退几步说飞飞,姐姐没有骗你,真的是出了好多意外,你听我说

我真的不忍心拿符咒对付他,努力的解释,他根本不扯我,继续发起狠。

别无选择之下,我只得掏出咒符拍在他身上。虽然这是我自己画的符咒威力不大,但王佐说对付魂魄和一般的小鬼足够了。

虽然来这里是为了救他,可随着形势不停的变化,我竟然要亲手打散他的魂魄,这何不是一种讽刺。

本来拍上去后,我脑子里机会已经出现他惊悚逃离或魂飞魄散的画面了,没想到飞飞不仅没跑,还硬生生的接从小处开始下我的符咒。

他半拉脸被伤到,发出滋滋的声响后变得一片焦黑;之后我努力一个月才画好的符咒竟烧了起来,顷刻间化作灰烬。

王佐不会骗我的,他说的一定是真的,那这小飞飞绝不是死了没几天的新魂!那他死了多久?

我不知道!

一击不成,反而激起了他对我更浓郁的杀心。

他发出根本就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冷笑,直接伸手将那焦黑的半边脸皮扯下来,露出里面因烧熟而发白的肉。

咯咯,肚子饿了

他咬着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同时抬起手臂。我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胃里顿时就翻滚起来。果然,他一把扯下自己脸上的肉,放进嘴里嚼都没嚼直接吞掉。然后又扯下一块递到我跟前说你也尝尝吧。

呕哇

我再也忍不住,哇的吐了出来,他也没趁机对我下手,反而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戏谑味道十足。

这一通吐得我胃里直接空了,嘴巴里满是苦水。擦了把眼泪,再不敢去看他,扭头朝屋外跑去。

跑出几步也没见他追来,却听到他的惨叫。赶紧停下朝后面看去,只见门槛处一道金光迅速消散,而小飞飞倒在地上,满脸的惊恐。

见我朝他看去,那凶狠的杀意再次露出,不过他没敢再动。

显然,他在准备追上来的时候被门槛那突现的金光打退、打怕。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我没事找刺激般的往门口退了几步,冲着正恶狠狠盯着自己的杜飞飞说我就是不给你玉佩,就是在耍你,用本事你来杀我呀?

你没胆子了吧,哈哈哈气死你!

我边猖狂的刺激着他,边做好玩命逃跑的准备,好在无论我怎么辱骂、他都只是在用眼神表达对我的滔天恨意,却丝毫不敢靠近门槛。

这下我放下心,没了他的威胁反而同情起来他。恢复正常的神态说小弟弟,姐姐刚才的话不是真心的,现在我没骗你的必要了,可我还是要告诉你那玉佩真的是自己丢的,开始我还以为是你自己偷着拿走了呢。

真的?

可能我表现的太真诚,又或者是他本就不确定我有没有骗他。他的凶狠逐渐消散。

如果骗你,姐姐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反正是实话实说,我也就发起毒誓来,对任何鬼魂来说十八层地狱都是噩梦,可信度自然就高。

哦!

但出乎意料的,他听后并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就像早就知道一般。

他的眼神逐渐涣散,露出迷茫和不解。

也不再说话,缓缓退回床上。他背对着我走过去的时候,肩膀耸动,似乎是在哭。

这个惊悚的插曲过后,我才想起自己要回灵堂,却在刚一出大壮家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人正低头朝这里走来。

老李头!

趁他没看到我,赶紧退回大壮的房间。隔窗看着老李头进院后直勾勾的朝这个房间走来,我急得满头大汗,但屋内没有任何藏身之所,只好撅着屁股躲进床底下。

他似乎没发现我,看到屋里没人后转身离开。

我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转身准备出去,手心却突然一凉。

下面有东西,摸到手里一看,竟然是那块玉

白山白癜风
盘锦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开锁电话

上一篇:男星直播自杀后清醒节能

下一篇:夺命现场原名迷局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