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穿越异世当妖孽第二百七十三章灰飞烟灭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穿越异世当妖孽 第二百七十三章 灰飞烟灭

倾凝提出:“神器怎么办?如果神器因为魂魄脱离而不再跟着怎么办?它有可能会自行离开,找都找不到。”

倾凝对神器的关注度是极高的,回了狐地还去他们王宫的藏书处查了一下。神器之中有神念,是有自主意识的,若是它觉得苏清影换了身体便不想认主不跟了,也是极有可能的。

没有了神器的苏清影,对他就没什么用处了。换句话说,若是因为苏清影夺舍而导致神器脱离、飞走,倾凝就会与苏清影分道扬镳,再不会跟着苏清影了。

倾凝就是这样现实的一个狐妖。欣赏和利用价值,在他面前永远不会画等号。

他欣赏苏清影,但若苏清影对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就没必要再跟着苏清影了。

苏清影不知道他的心思,只觉得那神器除了避天劫,其实也没用,对倾凝可能用处很大,但对他实在有些鸡肋。

因此呵呵一笑道:“那东西若是脱离,就捡走,也没什么。”。

说得轻巧,哪有那么简单!倾凝心中嘀咕。但他亦知道苏清影想要干的事,八条牛也拉不回来,苏清影不会为了任何人更改自己的意志!

倾凝无法阻止苏清影,于是不再说话。

苏清影心思很简单,他觉得当个妖兽太乏味,没意思,空有漫长的寿元也没用,他也不是那种愿意为了别人的利益而活的人,所以他才不会在乎倾凝高不高兴,同不同意。

以苏清影现在能够化形的修为,自然还是能够夺舍一个高级修为的人类,所以苏清影也不问倾凝要怎么做,他相信那小气家伙不会告诉他,所以心中决定就用人类夺舍的方式试试看,反正成功他便可以从此当个逍遥王爷,泡在美人堆,混吃等死。失驶离“伤心太平洋”败也没什么损失。最多他依然当个狐妖。

打定主意后,他便开始寻机会找羽王夺舍。

苏清影现在不过就是个小狐狸,王妃的宠物,机会多得是。他在王府乱跑乱溜达,根本不会引起人们的疑心。

这个王府,修道者极少,修为都不高,没人有空来管他。

苏清影平日表现得很乖巧。所以大家都觉得他就是个低智商的宠物。王妃不会时时刻刻抱着他,她需要处理的事情和人太多了,女官也不会注意他,因为她们需要给王妃出各种整人的馊主意,以证明她们存在的价值。宫娥太监追在王妃和女官后面伺候,唯恐一不小心被降为婢女或小奴,那是万劫不复的,所以他们个个打起十二分精神伺候着。

苏清影观察过羽王所住的地方,还有他的起居规律。

说起羽王这个人,真是毫无可取之处。但有一点,却很有意思――那就是这家伙的生活极其规律,比如,什么时候办什么事,那是很有规律的,简直就和程序一样。

羽王的日常如下――早上,出去打猎(有时候没什么收获,他也无所谓),中午喝酒(他那酒窖中藏的好酒,够他喝上三辈子)。晚上玩女人(想要抱羽王大腿的美人很多,所以游戏也是花样翻新)。

这羽王府活脱脱就是个小后宫啊。羽王就是个小帝王,尤其他这小帝王居然还不用处理国家大事,一切都有他那能干狠毒以及精力旺盛的王妃帮他打理。他过的便是吃喝玩乐的生活。

整个羽王府最舒服的人便是羽王殿下。其他人,忙得跟牛马似的。别看羽王妃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其实在羽王眼里,和保姆也差不了多少。

苏清影观察清楚一切,决定在他喝酒的时候夺舍。

羽王每天中午都轮流与城中的贵族子弟喝酒吃饭,每次喝酒。必是喝得酩酊大醉才算完事,几乎每天喝完睡觉,要等天黑才会起来,所以那个时间段,他是精神力最差的时候,也是夺舍的最佳时机。

又等了两天,苏清影趁着王妃玉荔整治府中下人的时候,开溜了。

他是狐狸,人家忙的时候,他就乖乖地消失,等人家闲了,自然会找他。所以他悄悄溜进了羽王的房间。

羽王府正殿的房子,是三进的房间,布置奢华,第一进,桌椅都是贵重木料所制,上门的花纹雕工精巧,显得极其奢华,旁边的珍宝柜上,放着各色珍宝,有大块玉石雕成的摆件,也有镶满各色宝石的花瓶器皿,第二进比第一进小一点,里面只有桌案和竹简,却像是羽王处理公务的地方,除了桌案上摆了个雕工精巧的美人玉像外,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这里倒像个商谈秘事的地方,可惜羽王通常用不上,却是两名宫娥在这一进房间中垂首侍立,等着羽王醒来,端茶递水,伺候梳洗。而第三重,便是羽王的寝室,幔帐重重内,传出了不小的呼噜声。

那羽王果然如同平日一般,已经酩酊大醉,呼呼大睡了。

月国别的不好,就是酒好,最适合让人醉生梦死。

苏清影轻手轻脚地溜进去,两名宫娥有些犯困,站着便开始打起盹来,所以没有注意到苏清影进来。

苏清影从宫娥的脚边溜进了羽王的寝室。然后一个纵跃跳上了羽王的床。

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酒味。

正当苏清影想要靠近,那羽王突然睁开眼睛,见是只狐狸,嘟囔了一句比方:“原来是个小东西啊!”

然后,毫不在意地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起来。

苏清影见他突然醒来,吓了一跳,对方虽然只是高级修为,但问题他现在什么能力都没有,人家一只手就能捏死他了。好在羽王只是模糊地说了一句后,便又睡了过去,苏清影却是趴在床上动都不敢动。

等了一会儿,见羽王似乎睡得很沉,苏清影开始分离精魄,想要让精魄进到羽王的意识空间中。

羽王不过是高级修为,精神力没有他强,只要他进了羽王的意识空间,这羽王的魂魄就会被他驱逐出来。论精神力,羽王比他差多了。所以他有把握能驱逐羽王的魂魄。

就在苏清影心中想着抽离精魄之际,猛然就听到头顶隆隆声作响。他吓了一跳。

这种声音,他听过,不像天阴下雨的雷鸣。却像是以前倾凝经历天劫的声音。

难道是倾凝又经历天劫了?早不来,晚不来,偏赶这时候,是要破坏他的好事吗?苏清影刚要骂,倾凝却突然道:“不是我!是你自己招的!”

他招的?怎么可能?他又没有达到能够招雷的修为。关他什么事?

苏清影心中怒骂倾凝道:“放屁。老子又没晋级……”

苏清影认为是倾凝历劫,却还要赖他头上,这人简直人品恶劣。

然而言未了,天雷已经劈下,羽王被天雷的隆隆声吓得酒醒,刚要翻身而起,却哪里有天雷的速度快,就在一瞬间,天雷落下,把整个房间劈成了大坑……

然后。便是一片焦黑。房间、床、所有家具还有羽王,瞬间灰飞烟灭了。

只有苏清影傻不拉叽地蹲在坑底发呆,白狐狸毛被黑灰沾染成了灰黑狐狸毛。

苏清影傻眼了,心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过了半晌,倾凝在他意识空间中说道:“原来真有这种事啊!”

“什么事?”苏清影怒吼。他依然怀疑是倾凝为了阻止他夺舍,招来来天雷把羽王给劈了。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错的夺舍对象,就这样化灰了,倾凝这是要闹哪样啊?

倾凝知道苏清影是误会自己了,但却在苏清影意识空间中突然哈哈大笑了一阵,无视苏清影的愤怒。说道:“据说天道有规定,妖兽夺人类的舍,会招来天劫,若是不死。就可继续夺舍,若死了,那便是死了!之前都没有这种妖兽夺舍人类成功的先例,所以我一直不知这传说是真是假,但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

苏清影顿时气大了。他倒是没死,可问题是羽王死了,他的夺舍对象没了,还咋夺舍啊?你妹啊,什么狗屎天道?

倾凝呵呵笑道:“你还可以再找个人夺舍,再试试看还有没有天劫。反正你有神器,多试几次也没关系。大不了劈死你要夺舍之人!你反正都是毫发无伤!”

这是什么话?简直当人命如草芥!

当他苏清影是害人精吗?苏清影这个气啊,这是要让他辛辛苦苦找到夺舍对象,然后被雷劈成灰?

就算无视别人的性命,可他找合适夺舍的人,是容易的吗?

苏清影嘴角抽搐,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羽王府混乱了,到处是人声和哭喊声,苏清影听到那个王妃略带嘶哑的哭喊声越来越近,只得四腿用力,奋力爬出雷坑,狂奔而去。

这里已经不能待了。

趁着混乱,避过人们杂乱的脚步,苏清影出了王府,然后在街上奔走。

正当苏清影发足狂奔之时,一只手,突然一把将他提起,然后将他扔进了宝石空间中。

又被人逮了?你妹的,老子当个妖兽容易么?

苏清影心中这个恨啊!

等别人终于将他放出的时候,苏清影这才发现,是紫玉流烟抓了他。

紫玉流烟把苏清影扔进一个木桶,左洗右洗,换了五六桶水,才把他洗得洁白如初。

然后拿布将他的皮毛擦干,扔到床上,方才开口问道:“那道雷是怎么回事?”

苏清影一撇嘴,语气极度不满地说道:“你去问天道系统啊,估计是天道系统抽了。”

一提起那道天雷,苏清影的心情,简直是差透了,所以说话难免就冲了些。

如果可以,苏清影真想去问问那什么破天道,为毛要有这许多不可思议的规定?

紫玉流烟坐在床上看着苏清影又问道:“你没事跑羽王的府中做什么?”

苏清影一愣,抬头看着紫玉流烟,心中纳闷他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紫玉流烟仿佛洞察了苏清影的心思,说道:“你在歌舞坊失踪后,被人封印了,我找不到你,但在刚刚,你身上的封印突然消失了,我才感知到了你的位置,那时你正从羽王府中逃出来。而之前,羽王府刚刚被一道天雷劈了。”

封印?这么说,他被人抓,还被下了封印?刚刚封印突然消失?莫非是天雷劈的?

苏清影想明白了,对紫玉流烟道:“我在歌舞坊被人抓走送给羽王了。刚刚之所以封印消失,大概就是那道天雷劈的。”

紫玉流烟看着苏清影道:”按道理,那道天雷的强度,连小神境强者都够呛,你是怎么全身而退的?”

紫玉流烟小神境的修为,洞察不到苏清影身上带着神器。

苏清影自然不会告诉紫玉流烟自己有神器避雷,便无赖地答道:“不知道。”

紫玉流烟看了苏清影一会儿,觉得苏清影肯定知道,但他不肯说,自己也不能逼迫,只得叹气道:“你别乱跑,若是被人逮到收了精魄,你就真的死了。”

那语气中满是担忧。这段日子,他都是在担忧中渡过的。他把周边千里方圆的城池都找了一个遍,都找不到苏清影。是刚刚猛然感知到了苏清影的存在才找到的。

苏清影趴在床上不再说话。他心情真不好,好不容易找了个合适的身体,还没夺舍就被天雷劈成了灰,这简直是不让他愉快地过日子!

二人就这样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苏清影最终叹了口气问道:“紫玉流烟,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变成人类啊?”

苏清影窝心啊,他是真想变回人类,因此开口问紫玉流烟,毕竟人家小神境的修为,应该比他更有些见识。

紫玉流烟一愣,然后道:“找个人夺舍吧!”

苏清影心中懊恼,他刚刚找人夺舍,但那人被天雷劈成了灰。想到刚刚的事情,苏清影现在心都是抽痛的,他痛的不是羽王死了,而是他要夺舍的对象没了。

苏清影有些懊丧地问:“还有没有其他法子?”

紫玉流烟不明真相,惊奇地问道:“这方法最简单,干嘛要用别的方法?”(未完待续。)

随州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先声药业上市
小儿口角炎

上一篇:刘翔退役现身歌手信个唱晒合影出填空题节能

下一篇:刚进入2017年节能

相关阅读